All Posts

Linux 转 Wifi 信号到有线网络

家里的 NAS 因为位置不好放,又不想乱拉网线,所以一直没有连接路由器,最近把闲置的树莓派挖出来用了,所以就想能不能用树莓派作为一个中继,连接 Wifi 和有线网络,这篇文章就记录一下我的操作。

从零开始配置一块树莓派

最近因为不想让树莓派吃灰,所以又乘假期折腾了一下,然后发现自己忘记怎么装系统了,所以就回顾一下并且做个记录,这里是通过下载镜像的方式来安装的。

Linux 限制文件句柄数

在高负荷的 Linux 服务器或者代码出现了 Bug 的环境中经常出现 “too many open files”(以下简写为 TMOF) 的错误,这意味着一个进程已经打开太多的文件(文件描述符),无法再打开新的文件了。在 Linux 中,每个进程或用户的最大打开文件限制是有默认设置的,而且数值相当小。

NFS 在 Linux 是如何工作的

因为工作中使用了 NFS,所以有时需要定位一些和 NFS 相关的问题,但是,对于 NFS 除了简单的使用之外,原理以及组件通信还有 IO 路径这些都不是很清楚,所以在这篇文章中我将总结一下 NFS Server 的通信架构以及 mount 的 IO 路径。

stress 无法打满 cpu 定位

今天,想尝试复现一个问题,需要达到一个效果就是将 CPU 打满,制造一个负载很高的情况,我的第一想法就是使用 stress,结果发现居然一直都打不满,只能打到一半(50%)就到顶了,所以就探索了一下什么问题,顺便记录一下。

Manjaro 升级内核后显卡无法工作定位处理

要说在使用 Linux 的时候最不爽的是什么,那么必须是说和 GUI 显示相关的东西,最近我又遇到了和显示有关的大坑,那就是 Nvidia 显卡的问题,这里简单记录一下我的解决方式

docker logs 没有日志问题定位解决

最近在尝试一个项目的时候,发现业务不正常,然后想看下 Docker Container 中日志输出什么错误,然后居然没有看到任何日志,所以顺带定位了一下,并且简单做个记录。

Go 包管理工具 dep 和 go module 的对比

最近我将一些项目的依赖管理工具从 dep 迁移到了 go module,有一些爽的地方,也有一些不爽的地方,所以这里就简单介绍一下我的迁移历程中一些个人的观点感受。

http2 的连接建立过程

在我之前的一篇文章:《GRPC Go 连接握手问题处理 》 中,我描述了我遇到过的一个 Go GRPC 的问题,以及最终的解决方式,最后给自己留了一个坑:http2 的连接是如何建立的。这里就准备来填上这个坑。

GRPC Go 连接握手问题处理

我们组的服务都是同时提供 GRPC 和 HTTP 接口的,其中大部分 HTTP 接口都是直接通过 grpc-gateway 从 GRPC 转换而来的,但是,突然有一天,在我更新了 grpc 版本之后,出现问题了,访问 HTTP 接口报错了,这里就简单介绍一下根因以及解决方式。